SUMMERY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有缘再见🙈

【SN】 说了再见以后 .04

*咖啡店老板S × 室内设计师N

第一次拿电脑发文

稍微改了一下格式

会不会觉得好点

欢迎评论和勾搭QAQ

PS:发现自己前几篇文都没打过tbc,要被自己蠢哭了……


前篇  01  02  03  

========================

Chapter.04

 

太阳刺眼得很。

二宫和也眯着眼睛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走入校园,又是一年开学季。他小心地避开穿行在校园里的学生,走到贴着巨大横幅的新生报道处。

接待他的是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生,抬头对他粲然一笑,接过他递上的资料,核对着自己手里的信息表。二宫有些局促地站在桌前,盯着男生腕上的手表发愣,直到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才回过神来。

「同学,这是你的资料。还有你的宿舍在C栋125房噢。」男生将资料递回给二宫,手撑着下巴,得体的微笑,带着笑意的大眼睛,做足了学长的风范。二宫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又听见身后的人开口,一副看好戏的语气,「跟松润一个宿舍啊。祝你好运。」

松润?

那是谁?

听起来好像很可怕的样子。

二宫摇了摇头,既来之则安之,再可怕也是一个人不是?于是便拉着行李箱朝着宿舍楼走去。

那是二宫第一次见到樱井翔。

十分钟后,他也见到了樱井翔口中的松润。

和二宫一样是建筑系新生,标准处女座,做事极度认真有时候甚至到了龟毛的地步,但这并不能阻止二宫和也关爱这个小他两个月的弟弟,在弟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至今二宫都对当年那个男生——也就是樱井翔同学,因为他和松本同宿舍这一消息露出的幸灾乐祸表示强烈的不满。

我家弟弟还是很可爱的嘛。

二宫握着松本送他的游戏手柄愉悦地想着。

 

规律而不停歇的敲门声将二宫从睡梦中吵醒,他慢慢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抹了把脸去开门。今天没有课,松本很早就出门了,说是要回家。

打开门,外面那人笑容灿烂,看见是二宫开的门,门牙咬着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好,第二次见面了。我是樱井翔。」那人朝他挥了挥手,笑容愈发灿烂。

真像仓鼠啊,二宫心里想着,却扶着门不让他进来。「你找松润?他今天回家了。」

「是吗?怎么没听他跟我说。」仓鼠先生挠了挠头,似乎没有预料到松本不在的情况。二宫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你们又不是情侣。」

仓鼠先生听到这话笑了笑,朝二宫眨眨眼睛。

不是吧你们还真是?二宫无语地揉了揉额头,被吵醒又遭受这种作为弟控很容易被击穿的精神打击,他现在有些精神衰弱。

「还有什么事吗?需要我帮你转达吗?」

出于礼貌,二宫觉得在关门前还是要问候一下,但手抓着门把,一副有事快说没事我关门了的模样。樱井觉得有点好笑,面前的人一头乱发,明显是还没睡醒,看见二宫他脑海第一个蹦出来的词就是可爱,可这般可爱的人看他的眼神却冷漠得要命,似乎一开始就想拒他于千里之外。

却让樱井很想靠近他。

于是他用脚顶着门,嘴上说着松润回家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那我等等他吧。不由分说就轻轻推开二宫,走进了寝室。

二宫靠着门看着樱井翔自顾自地坐在松本的床上,翻看松本放在床头柜上的杂志,耸了耸肩,盘腿坐上自己的床。反正也被吵醒了,就玩玩游戏好了。

樱井翔睁着大眼睛看着二宫拿出放在柜子里的一摞各式各样的游戏机,二宫被他盯得发毛,用眼神瞪了他一眼,樱井摸了摸嘴唇,「这么多游戏?」

二宫抬起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朝他发射了一个wink,「人们都恐惧沉迷于游戏中不能自拔,而我克服了这种恐惧沉迷于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樱井毫无意外地笑成了表情包,原本得体的学长形象荡然无存。笑完之后樱井对着手握游戏机熟练按键的二宫鼓掌:「果然是师匠。」

二宫耸了耸肩,低头继续完成他拯救世界的大业。

宿舍很快陷入了沉默,只有哒哒的按键声和哗哗翻书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钥匙插孔的声音,松本润手里拿着一沓杂志迈着T台步走进来,樱井见是他便站起身来,松本用眼神问他有什么事,他摇摇头,搭上松本的肩邀请他去吃饭。松本点点头,放下手中的杂志,将每一本收拾整齐后准备出门,却像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二宫:「Nino,要不要一起去?」

二宫抬起头,朝松本促狭地笑:「我就不用了,你们去就好了。不过润君回来帮我带份汉堡肉回来就好。」

松本正疑惑二宫为何少有地拒绝和他出去吃饭,也奇怪二宫奇怪眼神的原因,余光瞟见樱井抿着唇努力憋笑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样子,拿起身旁的一本书毫不留情地朝头敲了下去,「你都跟我舍友说了些什么啊!!!」

「我什么都没说啊……」不想樱井捂住被暴击的头一脸无辜,「而且松润你轻一点好不好这是杂志啊砸下去会出意外的!」

「你不是还没事吗!」松本翻了个白眼,抬头看见二宫抬起手肘捂嘴笑得开心,不住点头赞同樱井的话,眼神却表现出了他的感兴趣。

「嗯嗯嗯,他什么也没说。」

「是吧,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吧?」

「可不是嘛。」

从初中到高中因为关系很好时常被误会自己和樱井是同志关系的松本感觉自己的理智线快要被这一唱一和的两个人扯断了——

 「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啊!!」

 「……哦。」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怎么还是不信啊!」

 「……没。」

 松本润同学表示很受伤,二宫和也不相信他的话了。

 说好的弟控呢?

 

 直到樱井止住了如杠铃般的笑声后严肃地澄清他和松本之间的关系之后,二宫才收住了暧昧的笑意,十分认真地点头表示了解。

 虽然这之后二宫经常拿这个来打趣松本,因为每次松本快要炸毛的表情和鼓起的包子脸让他觉得太有意思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弟控。

 

 

二宫坐在一群女生身边,听着身边女生kya、kya的尖叫,他有点后悔。早知道如此就不答应松本的请求来为樱井翔应援了。

 樱井所在的足球社与邻校A大的球社决定踢一场友谊赛,松本本来答应樱井会去看的,却因意外有事只好拜托二宫替他去看场比赛,也算帮他履行了诺言。二宫看着弟弟的上目线,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自己咽了下去。

 「好。」

 他暗骂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带游戏机,手插在口袋里,一副百无聊赖。将视线收回球场,樱井意气风发穿着球衣在场上奔跑,与队友默契地传球的样子,阳光温柔地洒在场上,使他一头黑发泛着金黄的颜色,打在他低头认真追逐球的侧脸上,温柔而稳重。

 那侧脸不知不觉二宫看得入迷。

 甚至没注意樱井的小腿被身旁的人踢了一下,向旁边摔去。

 听到身边女生的惊呼他才反应过来,他急忙站起来,力度大到不小心撞到前面观众的椅背。他揉了揉膝盖,看着樱井被队友围住,裁判也走上前去。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二宫心想。

 面前的人太多,他看不清被团团围住的人的情况,也不敢轻举妄动。

 眼前原来围作一团的人很快散开,二宫看见摔倒的樱井被队友扶着一瘸一拐地走到休息区,小腿也被休息区的医生简单地消毒包扎。

 很快在裁判罚下踢人的对方球员又换上另外一名球员后,比赛重新开始。

 大概是要输掉了。二宫摸着下巴心想,眼神却一直飘在休息区认真观看比赛的樱井身上,视线没再望回球场。

有点担心。

 果然,在裁判一声哨响,以对方球队的胜利画上了比赛的句号。二宫叹了一口气,想到比赛前松本一脸自信地告诉他有樱井翔在一定会是他们学校的胜利,心想flag还是不能立得太早。

 再回头,发现刚才还坐在休息区低头发呆的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还能走吗?抱着这样的疑惑和担心,二宫赶紧离开观众台,朝足球社团的休息室走去。

 

 

TBC.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