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阿熙。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A团黄担红苏
团爱最高
坚定不移站磁石
低产人类

【Y2】Masquerade.(上)

灵感来源于岚 - マスカレード

原来的脑洞很病态所以就换了个傻白甜向hhhh

商人S × 私家侦探N

===============================


01.

 

当二宫和也走进那金碧辉煌的大厅时,头顶上水晶灯反射的光亮险些闪了他的眼睛。

 

着一身得体西装的他于门口站定,双手插兜环顾四周,视线所及全是形形色色穿着正装和晚礼服的男女,与一般舞会不同的是,晚会要求所有人都戴着面具,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模糊不清难以分辨的眼镜和嘴巴。

 

——这是一场假面舞会。

 

有着面具遮盖下残留的面部碎片使人不至于以貌取人,人们通过声音和话语进行沟通交流,长相不再成了第一印象,反而增添了神秘感。

 

假面舞会本是上流世界的玩法,从很早以前就一路延续至今,经过社会不断改造和加工,才得以成为现在这般模样。面具样式自选,不再依照图案和颜色区分人群,形状即使猎奇也被允许进入。

 

当然这舞会还有一个不成文规则,若是两位顾客互相看对了眼,希望找个安静的地方深谈,无论性别,无论是不是真的只是单纯地进行下一步交流,侍者都会为客人提供房卡,留出两人足够的私人空间,——这般玩法吸引了不少寻求刺激的年轻人,一传十十传百,拥有古老传统的舞会竟被社会再次推上潮流。

 

二宫拿过经过他身边的侍者手上的香槟,慢悠悠地朝大厅里挪去。戴着装饰精美的面具的路经几团正热络聊天的人群,又婉拒了几个想要搭讪的女人,径直来到角落,翘着腿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小口抿着手中香槟。

 

眼波流转,他的视线划过众多人的脸,聚焦于那个站在大厅正中央的人。那男人穿着一身灰色西装,勾着得体微笑,身边环绕着莺莺燕燕,而他却游刃有余地和她们交谈着。二宫离他们很远,却似乎能听见男人温柔的语调和浅笑的声音。

 

许是感知到了灼热目线,男人透过人群看向他所在的方向,二宫来不及收回视线,便和他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两相交汇。二宫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故作自然地朝男人举杯示意,对方也礼貌自然地抬了酒杯,对他点了个头。

 

经过这略显尴尬的对视,二宫索性不再东张西望,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放在桌上的杂志。不想还没翻上多久,余光便瞥见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踏到了他的身边,他抬起头,那个刚才还被女人环绕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摆脱了包围,正饶有兴趣地低头打量着他。

 

“请问,这里有人吗?”

 

明知故问。他独身在这里坐了这么长时间,一看就是独来独往之人的他更不会与谁结伴。

 

二宫撇了撇嘴,伸出手,“请坐。”

 

男人点了点头,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身侧,开门见山自我介绍。红色面具下圆溜溜的眼睛闪着光,泛着星星点点,瞳孔如缀了月光的深海般平静。

 

“我姓樱井。”

 

“樱井先生,你好。”二宫了然地点点头,换了个舒服并能正视对方的姿势,向樱井伸出手,自然地与之相握。

 

“神乐龙平。”

 

——这当然是事先想好的假名,他才不会向目标袒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二宫悠然地举起香槟,在酒杯的掩饰下弯起了方才紧抿的唇角。

 

只因为一个莫名而刻意的对视,他的目标,居然轻而易举地走近了他。

 

 

02.


他的目标人物的全名是樱井翔,与其说是目标,不如说只是位普通的调查对象。

 

——二宫是一个私家侦探,业务全面,小到为邻居寻找丢失的宠物,大到调查外遇甚至一个人,只要不是什么过火违法的事情,在客户有所需求再加上价格适宜的情况下,他都会接受委托。

 

当时那委托来得突然,对方寄来邮件之后甚至没管二宫回复是否接受,就不由分说地向二宫的账户打入了可观的一笔数字,向来抱着“跟谁过不去也不要跟钱过不去”的心理的他顺意同意委托。

 

可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了解清楚才发现,客户竟然是让二宫去调查樱井的性向的。

 

樱井翔是商界有名的奇才,家境殷实,长相帅气,不靠家里资源而是凭借一己之力创业成功,是不少有钱人家小姐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可这位人设如言情小说男主角的人生赢家一心扑在工作上,无心恋爱,也从没和哪个人传过绯闻,时间久了更是传出樱井性向不明的消息,当事人倒是不为所动,毫无反应,云淡风轻,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而外界却炸开了锅似的,不少按捺不住的人只好旁敲侧击,想尽各种方法确定自己是否还有机会。

 

想必他的雇主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小姐们,难道不觉得让他一个男人去调查另一个男人的性向反而会更加危险吗?

 

——还是像他这么一个goodlooking guy去调查。

 

当然明事理的二宫先生自然不会向雇主说这些话,只好把这些吐槽的话埋在心底。

 

收了钱该办的事还是要完成,二宫会说话情商高人缘也不错,极善插科打诨,很多人都愿意在调查中助他一臂之力,于是他便顺理成章地收集到了关于樱井的许多官方或小道消息,滤去些不需要的,二宫很快摸清了樱井精准的工作作息时间表和常常出入的场所,比如那场每月都会举办的假面舞会,甚至还搞清了樱井惯用的面具样式。樱井看来是真真对这项活动抱有兴趣——除非是自己的工作实在是顾不过来的情况,他几乎不会缺席这一活动,

 

面具的掩饰性对二宫来说是绝好的机会,他坚信假面舞会上只遇见的人几乎都是对方人生的过客,摘下面具后大家各过各的生活,互不干扰。

 

——所以即使是抱着刻意的目的接近樱井,相信他也不会察觉。

 

在听说了舞会的不成文规矩之后,他更是打好了算盘,如果樱井真是个真真正正的直男,那他绝对不会受二宫的各种撩拨,不管是欲拒还迎还是直球攻击都应该不为所动,那么结束gay这一角色扮演的二宫一定会如实将情况告诉雇主,让她放一百个心;但如果樱井真是另一边的人,经不住他的挑逗,表露好感,提议与他换个地方聊聊的话,他也一定会欣然答应,然后在进入房间之后将樱井放倒,再将这个似乎很残忍的事实反馈于雇主。

 

不管是以哪种方式获得哪种结果,他都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舞会向来将客户的信息保密做得很好,即使樱井是何方神圣,他也不担心之后会被他找到——身为名私家侦探,他一直都是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

 

当樱井走到他身侧的时候,他便知道樱井并没有错过在他佯装尴尬喝下香槟时故意望着对方,舌尖轻佻抹过嘴角的充满勾引意味的动作,虽说自己做完这个动作泛起了想吐的情绪,但角色扮演还是得尽职,他很快勾了唇角和樱井聊起天来。

 

凭借他精湛的聊天技巧和提问方式,两人的交谈自然很是愉快。似是觉得时机合适或者是真的相谈甚欢,樱井先道歉起身走向靠走廊的侍者,朝他耳语了几句就从那人口袋里得到了一张东西,端着香槟优雅地走回来的人笑着朝他示意房卡。

 

“不知道神乐先生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聊聊?”

 

来到这场舞会的人都该知道规矩,推脱反而显得奇怪。二宫将手上的酒杯放在桌上,起身,“当然。”

 

他和樱井一前一后走进装潢精美的电梯,一人占据一角保持着安全距离,在电梯那逼仄的空间里他能清晰闻到西装笔挺的那人身上飘过来的高级香水味,好闻不让人讨厌。二宫此时倒没有心情辨别对方香水的味道或者是哪个品牌,他满脑子都是待会要怎么将对方放倒——对于他这么一个小宅男来说,放倒只有智取才有胜算。

 

他一直跟在樱井身后,默默站在他后面看他刷卡开门,低着头跟着男人走进房间,心里盘算着是用左脚还是用右脚踹更有攻击力。对方在刚走过玄关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二宫也随着一顿,两人都站住,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攻击时机。

 

可二宫腿都还没来得及踢出去,他的手腕就被人紧紧攥住,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柑橘味一瞬就包围了他——他被樱井壁咚在墙角,对方凭借着略占优势的身高低头望着他,眼底深邃得不像话,让明明戴着面具的二宫被盯得心底一阵阵发虚。

 

“你干……干什么?”

 

樱井没有说话,回答他的是面具相碰的闷响和自己唇瓣被攫住的奇妙感受,他从没跟人接过吻,却感觉到了如触电一般的电流顺着脊髓传向大脑的酥麻感。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衔着他的嘴唇,舌尖还轻舔二宫的嘴角,仿佛是在试探着什么。

 

被这么忽然袭击一惊,二宫的大脑已经接近当机,要放倒对方的想法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他睁大眼睛呆立着,接受樱井在他唇上的辗转厮磨。

 

靠?放倒不成反被强吻了?

 

二宫此时简直想击晕先前满怀自信说着做好万全准备的自己。

 

 

TBC.

 

 

让我算算拖了多少天【被打

其实脑洞都在写可是一直没写完……

从今天开始真的要回归了

这篇其实是自己的生贺

拖到今天才出来【唉


评论(45)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