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有缘再见🙈

【Y2】说了再见以后 .07

今天要旅游【因为凌晨两点了……

本来昨天想写完结局

结果被拖着去干别的事就没办法写完……

就看能不能在旅游过程中写

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的w

前篇   01  02  03  04  05  06

=========================

樱井向来都是一个根据计划行事的人,他讨厌身边的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讨厌意外,所以就连对于休假的时间安排已经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前后不超过两分钟的误差的偏执性格让他早在二十多岁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就将自己的人生完整地规划出来——至今部分还在好好执行。

二宫和也是他遇到的一个意外。

那个说着规划未来蓝图就像写遗书一样的人,就那么走进了他的生活里。

对于樱井这样一个固执画着直线绝不回头的人,这位意外先生很有意思,有意思到他们成为了挚友,有意思到他逐渐被他所吸引,有意思到两人最后接了吻,走到了一起。

可是两个聪明人都忘了,爱情不一定能换来面包,爱情有时候什么都换不来,特别是这样一种在世人看来畸形的爱情。

家人的质疑,别人的眼光,对于刚进入社会羽翼未丰的两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樱井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他设想了一下如果把二宫的所有特质包括性格特点和长相特征换在一个女生身上,自己不仅不会喜欢,甚至还会敬而远之。喜欢一个人从头到尾就没有什么错,只是他喜欢的那个人恰好跟他同一个性别。

可二宫就不那么想了,提起他们,人们多会摇摇头说樱井翔可惜了,说得好像他是什么罪大恶极的犯人似的。很多话听得多了,就算表面淡漠,也难免不把这些话听进了心里。

时间长了,他会根深蒂固地觉得是自己耽误了他,没有他他说不定会更好。

回忆起八年前的分手,两人还是外因一激就会发起脾气的少年,外加上两人在性格喜好上本身就有着明显的不同,却都有不愿意服输的倔强,所以吵架可以说是时常的事。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后,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二宫提出了分手,正在气头上的樱井怒气冲冲地点头答应。他看着沉默的二宫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提着一个塞得满满的大箱子就离开了。

他本以为就算二宫离开后也能遇见他,即使分手很快也能和好——因为他们那么喜欢着对方。

可在这以后的八年时间,他都没有找到他。

 

 

二宫醒来的时候,樱井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发呆。宿醉未醒的他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又来干嘛?」

设计图我都交给你了,本来就没有理由再见面了。

樱井对他笑出一口大白牙,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我来送报酬的,报酬不要了吗?」

「当然要!」二宫翻了个白眼,伸手就要去拿,刚触到信封的一角,眼前的信封就被面前那人一把拉走。

「干什么?樱井先生这是打算毁约吗?」看樱井将信封握在自己手里,二宫抱着手臂,挑眉看他。

「当然不是。只是希望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如果是复合的话,免谈。」

樱井食指竖起,朝他晃了晃,在公文包里掏出了另一个信封,两个合在一起重新放回桌面,笑得一脸真诚,说出的话却让二宫一震。

「一个信封是给设计师二宫和也的报酬,另一个……」他从单座沙发上站起来,坐到了二宫和也身旁,「是我想用来买前男友二宫和也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月,请你成为我的男朋友。」

「一个月结束之后,只要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怎么样?」樱井凑近他,嘴上说着决绝的话却笑弯了眼睛。

二宫觉得樱井一定是疯了。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把时间和感情当作可以买卖的东西,他一定是疯了才会用这种拙劣又好笑的方式代替复合。

二宫觉得自己也一定是疯了。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这个荒唐得不可理喻的请求,才会握住了樱井伸过来的手,没有拒绝他的怀抱。

他最终还是收下了那份钱,却没把它和报酬一样存进银行,而是放进了保险箱——打算在结束后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二宫深知自己不是为了那几张钞票,他答应只因为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找个理由和他相处,哪怕是最后一个月。

不管在樱井心里,这是不是只是一场交易。

 

 

樱井动作很快,说着回去收拾行李,在一个小时后就搬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二宫家。他刚把自己手上的东西往沙发上一放,就拥住了站在他身边的二宫,埋在他脖颈处深吸了一口气,用着轻松的语气说着「ただいま,ニノミ」,熟悉的称谓让二宫以为刚才的所谓交易只是一场梦。

就算是梦,也请让他继续睡下去吧。

他抬起手圈住了樱井的腰,回抱了那个将自己越抱越紧,仿佛要把他揉进自己的骨血里的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おかえり,翔ちゃん」

欢迎回来。

这之后的两人都默契地闭口不谈八年间的经历,而是假装那八年的分离都不存在,似乎他们一直都在一起。

二宫推掉了这个月的工作,樱井也火速地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两人就这么赖在家里,偶尔出去看看咖啡店的装修情况——不怎么说话,却坚持窝在同一个空间里,相敬如宾地过了一周。今日也是一如既往地呆在沙发上,一个人躺在上面一本正经地打游戏,手指速度飞快,噼里啪啦地熟练操作,另一个人坐在他身边专心看电脑,时不时在旁边的纸上写写画画。

他一直以为樱井在工作,就没有打扰他,甚至把游戏机的音量调至静音,却不想几个小时后樱井拿着一沓资料推了推他,眼睛里放着光地提议道:「NINO,我们去游乐园玩吧!」

「哈?」

樱井晃了晃手上那一沓纸,他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乐园简介——这家伙刚才写写画画竟然是为了圈出他对游乐园感兴趣的部分,还认真在网上找起了攻略。

他默默抬头看了兴冲冲的樱井一眼,开口:「我知道我看起来很闲,但这也不意味着我一个宅男愿意出门去游乐园。」

樱井也不恼,而是打算以理服人、软磨硬泡——

「机会难得啊,去吧去吧。」

「不去。」

「去嘛,就当是陪我?」

「不去。外面很热啊,就算是九月也是一样。」

「明天温度比今天低!相信我。」

「不去。」

樱井没有回话,扣着他的肩膀,朝他的唇吻了上去。对于拒绝他的二宫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用一个吻解决的,如果不能,那就用很多个。

「去不去?」

他捏了捏二宫逐渐发红变烫的耳朵,捉弄他似的故意靠近他眼前跟他说话,强制和他眼神交汇。二宫甩了甩头,抬手将樱井的手挥开,还特意挪到离他有些距离的地方,抱着膝盖将头埋进膝盖间。

「去。」当樱井即将放弃邀请他一起去游乐园这个想法的时候,一声细不可闻的回答从二宫膝盖间传出。

 

 

二宫喝了一口蜜瓜苏打,任凭冰凉的液体流过喉咙,带来一丝凉意。他和樱井正在鬼屋前排队,看着面前冗长而看不到头的队伍,他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么早还要出门。

在樱井翔这份游乐园攻略里,清清楚楚地标明了出门的时间,定在了开园的一个小时前。所以在八点半,睡得天昏地暗的他就被兴致高涨的樱井叫了起来,本想抱着枕头再赖一回,能睡多一点是一点。不想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樱井毫不犹豫地一把拉开窗帘,让外面的光亮自然地泻进来,糊了二宫一脸。

二宫不情不愿地爬起来,眯着眼睛被樱井推去刷牙洗脸,站在镜子前头一点一点地有随时要睡过去的架势。樱井为他挤好牙膏,抬着他的手将牙刷正好放在嘴边,体贴周到,就差没服务到替他把牙刷塞进嘴里,帮他刷牙了。

好不容易到达游乐园,正赶上开园时间,拿着前一日订好的票没有多少阻碍地顺利入园。

游乐园嘛,大概是分为几派,一是高空刺激上天入地惊险派,二是梦幻童话乐天烂漫的童真派,三是你侬我侬浪漫抒情的爱情派。

首先两人都有恐高症,这高空刺激就免了;再者两人都而立之年,和小朋友去抢旋转木马也着实不太合适;最后一项看起来倒是合适,可具体要去玩点什么呢?

「ニノ,我都计划好了,我们去这里!」在玩了几个不用上天只是脚踏实地的游乐园常见游戏后,樱井胜券在握地拿着一张游乐园地图,修长的手指一指便是一块黑乎乎的区域,二宫靠近一看,眼前一黑,努力忍住了握起拳头朝樱井头上一锤的想法。

只见樱井指着的地方白纸黑字写着几个大字“梦魇鬼影”——名字起得那么好听,不就是个鬼屋的名字吗?二宫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暗自吐槽。

「你怕吗?」二宫挑着眉,看了一眼面前那个黑漆漆的入口,再看了一眼强装镇定的樱井。

「当然不了!」樱井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抬高声音逞强着。

「是吗?那你腿别抖啊。」笑得眼睛弯弯的二宫觉得逗眼前这个逞强的樱井分外有趣,也不想让樱井发现自己其实底气也不太足,便提出进去,「那就走吧。」

「进去就进去。」

事实上他们都没有任何立场嘲笑对方,在探险鬼屋的过程中,全程抓紧对方的手的两人就没有发出除了大叫和「やばい」之外的声音,特别是快接近出口的时候,二宫拉着樱井缩在一个角落,怎么都不肯经过门帘进入下一个空间,两人一边站在角落怪叫,一边有些害怕地颤抖着——窝在里面的时间长得扮演鬼的工作人员都不得不拿着电锯划过门帘来引导他们。

两人牵着手终于冲出了鬼屋,回到了光明的世界。恢复神智的两人指着对方苍白的脸色哈哈大笑,嘲笑甚至模仿对方刚才的表现有多胆小,仿佛先前那个缩成一团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笑够的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嘴上还挂着笑容,场面好不尴尬。

打破沉默的是樱井,他笑着靠近二宫,将他拥在怀里,真诚地说着「ニノ,你能陪我来游乐园,我很开心。」

我还以为,我再也不能和你一起去想去的地方。

「我也很开心。」二宫回抱他,不再在意身边人或异样或暧昧的视线。

因为我喜欢你,我因为你而开心,只是为你。



TBC.



深深地感到了这篇没什么人看23333

因为我小学生文笔hhhhh

但是还得写完它

下章想开车来着……

仔细想想我还是开吧hhhhhh

我要睡觉了晚安XDD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