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有缘再见🙈

【Y2】说了再见以后. 06

大家凌晨好qwq

昨晚十一点才到家想着要写完这篇结果就到了这个点

我好困

发完就跑大家晚安~

这章可能会有点虐……

前篇   01  02  03  04  05  

=================================

Magnet咖啡店的设计图纸在几天后就由相叶交给了樱井,他大致翻了翻企划书觉得没什么问题,却疑惑为何不是二宫亲自来送,听亲友说即使再忙二宫也会将企划书亲自送到,必要的时候还会向客户讲解具体内容,对于疑问也是耐心地说明,这份对工作的敬业态度让客户很是满意。
「二宫呢?」
相叶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憋出了一句「你别问我了,NINO不让我说」,收拾好东西,拿着自己的包匆匆忙忙往门口走去。樱井也不走上去拦他,只是在身后补了句「他是不是病了?NINO他。」
樱井一直盯着相叶的后背,在说出那句话时感觉到背过身的他明显僵了一下,他无奈地转头,与往日和煦笑容不同的严肃表情让樱井看得一怔。
「是。」相叶深吸了口气,直视樱井征询的眼睛,一副强硬的语气:
「樱井桑,我可以走了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自然没有理由再留住他,樱井点点头,相叶朝他微微鞠了个躬,转身就走。


二宫生病了。
记忆中八年前的二宫每次生病都会格外粘人,为了让他陪他多呆一会所编出的理由他现在想起来还会发笑。发烧红着脸却软糯糯笑着地和他说话的样子,明明生着病还要蹭到樱井怀里索求温暖的样子,在分开后常常也会入他梦里,醒来只能摸到一室清冷令他对往日时光更加魂牵梦绕。
那现在呢?他生病时还会因为害怕孤独而需要人陪吗?
他沉默地看相叶离开的背影,在他拐弯的时候收回视线,转向自己的手指,那有一道刚刚结痂的小伤口。
望着那道疤,他的思绪又回到几天前——
那天他拿着买来的食物兴冲冲地跑到二宫家里,差点被锁在门外,好不容易被放进门,得以见到那小小的身影久违地在厨房里忙碌,吃到那熟悉的手艺,他也暗下决心这次绝对不会放开二宫。
少年令人啼笑皆非的离别时的决绝心情和分别后伴着成熟一同泛起的的痛苦情感交织起来的复杂思绪一下涌上心头,让他没忍住就一股脑把这些年的感受全说了出来。


越说越带劲的樱井自然没有发现二宫越来越低、都快要埋进饭里的脸,也没有注意全程只有他在滔滔不绝。
二宫一句话都没有说。
饭后的他兴冲冲地提出要帮忙洗碗,却被二宫摇头拒绝。樱井不以为意,以为他只是担心他会摔了碗,为了证明自己便执意去拿他手上的碟子,二宫向后闪,而他也向自己方向用力一扯,两人都以为对方拿到了,同时放手,盘子只能应声落下。
低头看了一眼破碎的盘子,他歉意地朝二宫笑笑,却对上二宫那看不出情绪、清冷的眸子,神情淡漠,仿佛眼前人与他无关。
感觉如同一盆冷水泼下来的他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二宫安静地收拾剩下的碗筷,走回厨房。
他僵硬地弯下身想要捡起地上那一块块碎片,太着急却不小心划伤了自己的手指,口不大,血珠却争先恐后冒出来。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下意识将手往后一藏,有些尴尬地扯开嘴角对他笑。
「你走吧,樱井翔。」二宫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他以为他听错了,「什么?」
「我让你走。」二宫走向客厅拿了扫把将地上的碎瓷片扫干净,「设计图几天后我就会交给你,如果没什么问题交接之后就不要见面了。」
「为什么?」面对二宫突如其来的奇怪要求,他无法理解,至少要知道原因。
「因为已经没有任何理由了。我们之间的工作关系已经结束。」二宫抬头看他,笑容惨淡,「还有其他别的什么关系要继续维持下去呢?」
二宫把手上的东西往樱井手上一塞,拉着他没受伤的手将他扯到门口,打开门并把人用力推出门外,还没等樱井说话,门就嘭地一声关上了。
樱井怔怔地站在门口,摊开握住的拳头,手掌之上静静地躺着一块创可贴。


樱井知道二宫正在想尽办法远离他。
他无法阻止二宫的远离,他只能选择在他退后一步的同时,向着他往前走一步。


终于收到设计图纸的咖啡馆正式开工进行装修,站在现场的松本拿着设计图翻了又翻,心里暗自赞叹大家都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但二宫果然比他更有想法,更适合做这一行。
身边的光亮暗下,似是有人走了进来。他笑着抬起头,以为是二宫刚想打个招呼夸他几句,却不想是比他还高些的相叶,赞美的话生生咽在嘴里。
相叶许是看出了他的失望,耸了耸肩:「NINO生病了,托我过来看看。」
松本了然地点点头,而相叶已经开始动起来,先向松本细化了一些设计图上比较模糊的地方,在确定无误后又热情地指挥着工人将材料搬进搬出。
看来他还是很靠谱的嘛。
松本望着积极工作的相叶背影评价着,刚想加入忙碌却被手机铃声打断。他迅速接起电话,边说边向外走。
从门外依稀传来的几句「不在」「生病」「相叶君」来自松本的回答,相叶雅纪就可以判断出打电话的人是谁。
他挠了挠头,回想起前一天晚上樱井认真地讲述他们过去往事和想要追回二宫的坚定表情,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嘛,樱井桑,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此时的樱井翔再一次来到了二宫家门口。
因为除了这,他想不通这个宅男还能往哪躲——其实也是收到了相叶·二宫的竹马·雅纪的提醒。
他握着相叶昨晚给他的备用钥匙,轻手轻脚地开门。推开门,不出预料地没有开灯,连窗帘都拉得严实。
樱井摸索着找到了客厅的灯的开关,按亮后便打算去拉开窗帘,却被沙发上的二宫吸引了视线。
慢慢朝他靠近,才闻见他身上一股酒气,桌上歪歪扭扭地摆着好几听啤酒。
生病了还喝酒?
樱井压抑着怒气拿了挂在沙发上的毯子,轻轻盖在他身上,仔细看他熟睡的脸,眼下青黑色的黑眼圈和许久没清理的胡茬让他显得更加疲惫。
他心疼地将二宫那乱糟糟的刘海抚好,二宫有些难耐地撇开头,下意识裹紧了身上的毛毯,他似乎在做什么好梦,嘴角勾着很是开心的样子。
看他一笑自己的怒气就压下去了一大半,他摇着头弯腰收拾起桌上乱七八糟的垃圾,却听见身后人喃喃自语:
「sho酱……」
他愣了一下,转头看那人还紧闭着双眼,勾着唇角,大概是在梦里梦见了他。
樱井温柔地笑着,轻轻地掀起他的刘海,吻了吻他的额头。
梦境与现实同时响起的声音:
「我在。」




TBC.

我回来啦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这篇【捂脸

虽然没什么人喜欢它但我还是得更完它23333

评论(1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