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阿熙。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A团黄担红苏
团爱最高
坚定不移站磁石
低产人类

【Y2】 Ring My Bell(下)

这文我卡了好多天

终于写完了

结果又爆字数了……【崩溃

总裁N × 明星S

前篇     

========================

樱井翔严肃且认真地拉着松本润去几个月前他就看好的店吃饭,把菜单放在他面前拍胸脯打包票告诉他这顿他请客,让他随便点。松本狐疑地看了睁着大眼睛望着他的樱井,似乎在怀疑他的动机,又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眯长腿一搭,翘着二郎腿问他:“有事求我?”

樱井一愣,摆手干笑道:“没有没有,偶尔请你吃顿饭嘛。”

“是吗?”松本手拿着菜单,心想着你还真是不会撒谎,脸上却装得没有一丝波动,挑了挑眉,对樱井绽出小恶魔般的微笑,然后低头点菜,“既然只是请我吃饭,那我就不客气了。”

十分钟后樱井看着面前桌上一盘盘精致美味但是价格不菲的菜肴,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包。

当樱井咽下碟中那最后一点荞麦面,捂着肚子轻轻打了个嗝,身边自己的经纪人正举着红酒杯小口小口地抿着,很有兴趣地盯着他:“说吧,什么事?”

樱井从餐巾盒里抽出一张纸抹了一把嘴,“其实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

出现了,我的朋友就是我系列。

松本在心里吐槽着,为了让他说下去,并没有选择揭穿他。

“你朋友怎么了?”

“……他对别人一见钟情了。”

“哦。”松本点点头,平静地又抿了一口酒,脸上的表情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感兴趣。樱井有些失望,语气也弱了些:“你也觉得很无聊对不对,一见钟情什么的很没有意思嘛。”

听这语气似乎是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松本反而不愿放弃这到面前的八卦,“怎么一见钟情的?你倒是说说吧。”樱井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立刻端正了自己的坐姿,一脸认真,“是这样的……”,于是就将自己和二宫的相遇换了个地点换了个人称叙述了一遍,为了使听起来更像别人的故事,他甚至还虚化加工了不少情节,但是主要的倒不敢省略,老老实实地表述清楚了——美中不足就是在说盯着对方手一直看的时候被松本狠狠地鄙视了。

一口气说完那么多的樱井好不容易得以喘口气,心虚地拿起身边的啤酒喝了一大口,还不忘用余光扫了扫沉默的松本。“所以说,你想知道……啊不是,你朋友想知道怎么追人?”松本放下酒杯,总结陈词。

“没错!”樱井心想来抱松本大腿果然没错,有这样一位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很有女人缘气息的经纪人他真是赚到家了,于是赶紧拿起桌上的酒杯殷勤地为松本倒上酒。

“师匠,拜托了。”

松本拿起面前刚刚端上来的蒙布朗吃了几口,点了点头。

等等,你们还记得你们的关系是经纪人和偶像吗?

 

 

身为樱井尽职尽责的经纪人,松本将酒足饭饱但花钱花得肉痛的樱井送回了家,让代驾掉头后他从包里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搞定。接下来看你的了。”

几分钟后,手机振动了一下,暗下的屏幕亮起。

“谢谢J。”

 

 

樱井接受了松本给他的建议,从朋友开始做起,一见钟情本就是一种危险且不稳定的情感,在没有摸清对方是怎么想之前最好不要擅自告白,要不然连朋友都没做就直接进入黑名单了。

所以之后两人的联系最多是每天定时的晚安和偶尔的聊天,聊聊身边的趣事。时间久了,也常会打个电话互相调侃,再到后来的出来吃饭喝酒。

在交流中他才渐渐了解二宫,对真实多变且随性展现自己的二宫的喜欢则与日俱增。同时他能看出二宫与他是多么的不同,从性格到作息甚至到室内室外派之类琐事上的选择都不一样,有些还完全相反,但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则是两人的默契,明明是认识不久的人,异口同声的频率却意外地很高。

惊喜之余,他还是会害怕。

他当然知道松本说的没错,所以即使两人到了同步率爆表相视一笑时,当开玩笑被握住手的时候,内心仍害怕如果二宫单纯地只是直男,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是多么一碰就碎,两步即散。

最先心动的人果然是最被动的啊。他心里想。

 

 

又是一周周三,他照例约二宫出来吃饭。每周三他要参加一个番组的录制,而那天二宫公司刚好开例会,两人工作结束后正好能一起吃餐饭。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和对话,两人已然相熟,在餐桌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如何恰到好处地接话,再加上关系亲近,几乎没有冷场的时候。

当樱井专心对付面前那盘牛排时,二宫道了个歉便起身走向洗手间,樱井点了点头,余光瞥到二宫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却意外地被手机上的耳机塞吸引了视线。

那耳机塞他自然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那是他几年前开小型演唱会时会场限定的周边之一,虽然形状奇异了点,但毕竟是他亲自设计,所以对这个周边有着很深的印象。正因为是他亲自设计的,数量本就不多,所以能拥有这一周边的要么是早早到场排队要么是后期花高价购入,而后者怎么想都不是他二宫行长的风格。

这么一想,二宫有可能是他樱井翔的迷弟。那之前当他在广告拍摄现场第一眼看到二宫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算在脑内扫描了一遍也没在娱乐圈见过他这一点就说得通了。

——因为二宫本来就是个素人。

偶然窥探到这一秘密让樱井有些激动,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有下一秒跃出胸腔的感觉,直到二宫回到座位上仍没有平复下来。他望着眼前餐厅水晶灯光照耀下的二宫,光线透过他蓬松的刘海打在脸上,猫唇勾起,眼睛被光打得更加水灵。

眼前这个人可能也如我喜欢他般喜欢我。樱井对自己说。

 

 

二宫今天格外忙碌,不仅在吃饭时接了几个电话,饭后更要赶回公司。他婉拒了樱井送他一程的提议,匆匆忙忙提着包就离开了。樱井挠挠头,目送二宫的背影缩得越来越小,自己也转身离开。

回到家的他久违地翻看了之前那场小型演唱会的录像,先为自己尚且幼稚的控场能力而发笑,而后在拍到观众席的时候一帧一帧地暂停,不想错过任何一个镜头。终于在一个从腿移到脸的镜头里找到了用力挥舞着应援扇的二宫。那时的二宫头发比现在长些,对着镜头外的自己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嘴巴还在动着似乎在用力跟唱,迷弟力高得让樱井咂嘴。

他好奇地点开了雅虎的网页,在空白搜索框里输入了二宫和也四个字,按下确认键前他并没有多么期待能获取到多少与有关二宫的信息,可搜索结果条目上正显示一张二宫和也的宣传照,旁边赫然写着“二宫和也,NK游戏公司总裁”的字样让他一惊——邀请他拍摄游戏广告的正是这家公司。之后又去翻看资料,了解了NK的全部发家史,从另一面重新认识了二宫——一位对工作坚定认真,敢于挑战,事必躬亲的总裁先生。

“原来在我没关注的地方,你是这样一个人。”

樱井抹了抹长时间面对电脑屏幕干涩的眼睛,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

他突然有了新想法,把松本给他的建议丢在一边,重新操刀他的追人计划。

 

 

二宫觉得事情正往他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根据松本给樱井的建议,再加上两人的关系已经很亲密,按照他的剧本这一阶段樱井应该已经蠢蠢欲动想要跟他告白了,而他只要撩拨几下就可以轻松把男朋友收入囊中,啊不,怀中。

可现实的樱井却毫不着急,——特别是这段时间游戏即将发售,他为了保证最后冲刺阶段不出意外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而樱井翔代言广告早已在电视上播了半个月,受到一波好评,樱井长相帅气却游戏苦手的设定和广告里丰富的表情使他逐渐进入人们视线,番组节目的邀约更是不断,事务所也在着手为他制作新曲。

伴随着两人的工作量逐渐增大,除了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晚安,两人之间的交流可以说是越来越少。他倒不是烦恼交流少,而是仅有的交流中樱井突然刻意保持的距离和略显公式化的关心,让他困惑,甚至让他恐慌自己是不是说错或者做错了什么。

本一直顺利的计划忽然出现波折,他没法不在意。

在计划里,他一直等着樱井翔慢慢走进他挖好的坑里,可他在等到樱井之前自己就先乱了阵脚,想直接缴械投降,向樱井坦白。

其实性子里一往无前的他本来就没有准备plan B——这危险性不言而喻,因为只要一步走错便万劫不复,但他还是打算一条路走到黑,不管最终结局是什么,他都想要接近樱井,成为他的朋友,成为他的恋人。

——最不济也是再回到他迷弟的身份罢了,他安慰自己道。

 

 

在他决定晚上向樱井坦白的那天,正好是游戏发售第二天,他工作时间在办公室里打电话给松本——如果他知道他会被自己疼如亲弟的松本会因为一盆价值二十万円的樱花盆栽就出卖他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拨出这个电话的。

“J,我打算和他坦白了。”

“……你想好了?”

“想好了。”

“他今天的行程是待会录番组直到晚上八点,之后我会送他回家。”

“好我知道了。”

发售第二天本就没什么太多的工作,但是班总还是要上的,要不然肯定要被自家竹马从家里抓出来。为了熬到下班他窝在自己的总裁椅上拿着游戏机打发时间,很快就沉迷进去。等自己手上的游戏机电量清空自动关机他才意识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再一看时间已经七点多。

他拿了外套匆匆忙忙就低着头往外走,边走边穿,却被身后熟悉的声音叫住。樱井独有的磁性声线他不需要看脸就能分辨出来,二宫一僵,慢动作回放似的抬起头,正对上他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

说好的录番组到八点呢松本润!弟控表示很受伤。

樱井缓缓走向他,平日温柔的眼睛盯着他仿佛要把他看穿。

“sho酱,我……”

二宫急着想要解释,却被樱井打断:

“我知道你是NK的总裁,我能拍那个广告也是因为你。”

“我知道你从头到尾都有一个计划,还让松润和相叶做你的僚机。”又往前走了好几步。

“我知道你是我的迷弟,从很久之前就喜欢我了。”

说着已经走到二宫面前,身高差让他有一些莫名的压迫感,他下意识闭上眼睛,却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但我还知道,我喜欢你。”

“我只是一直在等着你,主动想要告诉我。”

 

你不知道的是,其实在正式遇见你的那天,我早已听见心中的铃被你拨动。

 


END.

 

(特别短特别短的)番外

 

在一起很久之后,樱井拿了一份娱乐报纸指着上面的大版面爆料问二宫:

“你说万一有天我们被发现了怎么办?”

“没关系,我养你啊。”二宫凑上去蹭了蹭樱井的脸,在他身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一脸悠闲地说着。

“瞎说什么呢。”樱井笑着刮了刮二宫的鼻尖,吻上二宫的唇,辗转厮磨。“要养也是我养你。”

“反正你的钱都是我的。我说养你有什么不对。”

“好好好。”



最后番外是为了 @一二三二一 的那句“我养你”

why我写成了这样233333

不过希望你喜欢~

评论(1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