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有缘再见🙈

【SN】 秘密(下)

建议食用配合BGM:蓝又时 - 秘密

事实上我并没有在昨天完结因为脑洞开大了

不过幸好我还是写完啦

估计下这文可能有8000+

有空再写个番外?【如果有人想看的话

前篇        

=======================

他轻车熟路地驾驶着樱井的车子,行驶在马路上。正巧遇上红绿灯,为了不吵醒副驾驶的樱井,他缓缓地踩了刹车,让车慢慢地停在斑马线前,将视线转到睡得正香的樱井身上。终于有时间可以认真看看他熟睡的正脸,许是因座椅太硬不舒服而蹙起的眉毛,纤长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微微撅起的嘴唇,在前一辆车的车尾灯的照射下显得轮廓更加深邃。

只有在这种触手可及的时候,樱井翔才只是他一个人的,他心想。

他看着看着不觉有些发痴,忍不住地想伸手去触摸那人的脸颊,手一寸寸接近他,终于碰到了,还下意识地用冰凉的手蹭了一会他温暖的脸蛋,直到听到身后的车的喇叭响起,这才反应过来,心虚地缩了手握住方向盘,踩着油门开了出去。

他好像偷拿了邻居家的一根棒棒糖的孩子,怀揣着会被发现的心虚与尝到了什么甜头似的欣喜的情绪,却要装作没事人一样佯装镇定驾驶着车。

暗恋果然是一场最甜蜜也最忧伤的感情。

他瞥一眼还在睡着面带微笑的樱井,不知在做什么好梦。看着他的笑他的心情就会加倍地好,像是一把蜜糖灌进心里,真是迷疯了,他吐槽着自己,揉了一把脸,视线转回前方,这次是真的该把注意力放在马路上了。

终于到达樱井家楼下,二宫将车停好后拉上手闸,这才开始思考要怎么把这家伙运上去。他比樱井还矮些,而且还没他壮,让一个细胳膊细腿的宅男将比他还重不少而且还不清醒的人扛上楼去,就算是有电梯毕竟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看来只能把他叫醒了。

他双手握着樱井的肩膀,使劲摇了摇,“樱井翔,醒醒。”樱井用鼻音哼了一声,揉揉眼睛,疑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怎么了?”

“你到家了,现在上去吧。”

“好。”樱井点了点头,坐直了身子转身打开车门。二宫有些不放心,也开了车门,走下车去扶他。顺手接过樱井掏了半天才掏出的门禁卡,刷开大门,将卡塞回樱井的衣服口袋,搀着他踉跄着走到电梯前。已经是凌晨,电梯应键而开,他拉着樱井进门,摁亮了他所住的楼层的按钮,抬头等着屏幕上的数字不断上升。忽然感觉肩膀一沉,那人似乎又靠着他睡着了。

幸好没几步路了,他缓慢地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让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搂着他的腰。“叮”地一声电梯到达,他扶着他一步一步走到家门前,轻车熟路地找到藏在门前花盆下的备用钥匙,轻笑了一下这人的幼稚,从小到大只有一个藏钥匙的地方。

 

钥匙入锁扭开门,他拿着钥匙打开灯,将樱井扶进玄关,让他靠着墙站着,弯下腰帮他脱鞋。刚脱下一只正准备转向另一只,手还没伸过去,靠在墙上的那人已经自顾自地将没脱下的那只鞋子自己踢掉了。二宫抬起头,正对上那双在灯下熠熠生辉的眼睛,他还没看清那双眼睛里藏着什么就被转了个方向压在墙上。那人眯着眼睛盯了他好一会,凑上去衔住了他的唇,吮吸啃咬,用尽一切他所知道的方法去吻那唇。

二宫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热烈的吻吻得迷迷糊糊,靠着墙腿已经快站不住,直到樱井终于放开他的嘴唇转战脖颈,被吸吮的痛感将他唤回现实,他这才想起来,那眼里盛的是对他来说危险的欲望。

“樱井翔,放开我。”他趁着自己还清醒,好声好气地和樱井说话,将手挡在自己的脖子与樱井的嘴唇之间,阻止着樱井的下一步动作。樱井不为所动,转而攻击另一边,他含糊不清地说道:“NINO不是喜欢我吗?”

二宫听后一愣,忽然感到了悲哀,他扬了扬下巴,使劲地眨着眼睛不让眼泪涌出,“是啊,我喜欢你,那又怎么样呢。”

“我也喜欢你。NINO,我喜欢你……”樱井嘴上不停地告着白,而手却毫不闲着,一手扣住二宫的两只手举于头顶,另一只手费劲地解着他身上的衬衣纽扣。

“我说,放,开,我。”二宫一字一顿地吐着字,手上使劲想摆脱樱井的桎梏,即使是听到了他的告白,还是自觉把这句话归为酒后胡言乱语。

樱井自然不听,虽然喝多了酒,但纽扣依然不含糊地解了不少。二宫闭了眼睛,深吸了口气,一使劲便松开了樱井单只手的束缚,捏了他的腰一下,樱井怕痒地躲开,手上动作一滞,便被二宫用力推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樱井翔,我就当你喝多了。”二宫站直了身子,将钥匙往桌上一丢,落荒而逃,独留樱井狼狈地坐在玄关的地上,看着自己的手发愣。

逃进电梯里的二宫靠在电梯的角落处,大口地喘着气。

不该是这样的,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他只是醉了,他这么安慰自己,等他清醒了,他会明白的。

 

你就直接回头吧,趁现在还来得及。

不论如何,我们只能是秘密。

不是吗,樱井翔。

 

从那天以后,他没有再回过樱井翔的短信,也没有回拨过他打来的未接来电,他埋头于工作,不再把一些很花费时间的工作交给他人,而是想办法自己完成。虽说樱井和他在同一个公司,却不同部门,免不了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他每次也是和他对视一下,点了个头权当打招呼,不再刻意找话题与他闲聊。

他像躲避瘟神一样躲避着樱井,樱井也不为难他,随了他去。

就那么过了半个月。

 

二宫因为公司的一项大项目派出国,和美国的合作公司谈判,听说樱井所在的部门也要派人出差,虽不知道是不是他,以外万一,他订了最早一班飞往美国的飞机,深夜班机。而根据樱井精确到分的时间表,那时候他绝对是雷打不动的上床睡觉。

他端着电脑坐在候机室,环顾四周也没有樱井的身影。他嘲笑自己有些过于神经质,同时也松了口气,正好听见提醒登机的广播,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拿上护照和机票,他走向登机口。

深夜班机总是那么空旷,他循着机票上写的坐标顺利找到自己的位置,果不其然旁边没有别的乘客,将自己随行的行李放上行李箱里,便坐了下来。没日没夜的工作让他感到十分困倦与疲惫,他调整了一下自己座椅的倾斜度,抱着飞机上提供的抱枕,没等起飞就倒了下去。

等他被颠簸的飞机抖得惊醒,发现身上被盖了一层薄被,许是空姐好心吧,他心里想着。揉了揉睡得酸痛的身体,口干舌燥的他叫来空姐为他倒了一杯水,喝着水总算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他保持着喝水的姿势环顾身边,瞥见和他隔了一个位置的用书挡着自己的脸的乘客,觉得奇怪于是再打量了一下那人的衣着,身上穿着的双层连帽衫和迷彩裤。

不过这个搭配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樱井翔?”他不确定地开口,抬手拿开了那人脸上的书。熟悉的脸庞,冲着二宫笑着露出八颗牙齿,还比了一个胜利手势。而二宫恨不得将手上的书甩在那张帅气的脸上。

“你怎么来了?”

“出差啊。”灿烂的仓鼠笑。

“按照你的时间表这时候你不该在睡觉吗?”

“NINO果然很了解我嘛,还装作不喜欢我。”

“……”已经不想跟这个人继续沟通下去,二宫将手上的书挡在自己的脸上,不想身边的人依然不依不饶,“NINO,挡也没用,你耳朵已经红了哦。”

二宫继续挡着脸,沉默地“装死”。

“呐,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发现你喜欢我?”樱井解了安全带,坐到二宫的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虽然很想否认,但他确实想知道。他自问自己进入职场多年至少起码的演技还是有的,不知是在哪里露了馅。他拿下放在自己脸上的书,直视樱井翔点了点头。樱井笑得更得意了,“因为清水小姐。”

“清水……她猜到是你了?”二宫挑了挑眉,他助理要是知道他喜欢樱井翔,那全世界都快要知道了。

“不,是我喝多那天去找你,你已经走了,正碰上清水小姐在收拾东西。她问我认不认识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前辈,我不知道她在说谁便问她怎么了,然后她告诉我你喜欢那个人……”樱井没有再说下去,而他得意的挑起的眉毛却表示着他已经猜出来那个人是樱井自己。

“所以你才会喝多?”

“我太高兴了,不小心被他们劝酒喝了多了点。”

二宫感觉自己的耳朵开始发烫,怪不得这家伙那天喝了那么多,原来是知道了他喜欢他。

知道了本应该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所以你订了这班飞机也是从清水那里听说的?”得到了准确的答复二宫揉了揉额头,心里盘算着回去就把这个不靠谱并且嘴巴大的助理开掉。而他放在膝盖的另一只手就被樱井覆上,包在掌心里。“那么二宫和也先生,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什么嘛,这告白宣言和求婚似的。二宫被一记直球击得晕晕乎乎,除了点头不知道还该做什么回应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喜欢你,所以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看着二宫点头,樱井再接再厉说着情话,嘴角的笑容更盛了。

嘘,这时候应该来一个吻吧。

空旷的深夜班机,昏昏欲睡的机内气氛,有两个人在接着吻。

 

二宫和也喜欢樱井翔这件事,一直被作为秘密。

终于,秘密也有见阳光的时候。

而那场甜蜜又悲伤的暗恋终于有了结局。

用最俗的那句话说,有情人,终成眷属。


END.


结束啦!晚安~

评论(1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