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阿熙。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A团黄担红苏
团爱最高
坚定不移站磁石
低产人类

【SN】 秘密(中)

建议配合食用BGM:蓝又时 - 秘密

本来想上下的发现我还是太年轻……

上中下解决好了2333333

绯闻不信不信不信 产粮给自己w

HE

前篇   

=================

再醒来已是第二天一早,外面的天早已大亮,刺眼的阳光照在他的眼睛上,他眯着眼,伸了个懒腰,却发现眼前房间的构造一点也不熟悉。他腾地一下撑着床坐了起来,环顾四周才发现大概是酒店的双人房,自己的身上也仍穿着前一个晚上穿的亲衫,一旁的另一铺床褶皱清晰,残留着有人睡过的痕迹,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听着脚步声似乎那人快要从浴室里出来,他赶忙拉起面前的被子盖在自己身前,闭上眼睛,试图装作还没有醒来的样子。从眯着眼的缝隙中,他看见那人裸着上身,下半身围着浴巾,一手拿着毛巾在镜子面前揉搓着自己刚刚洗过的头发,隐约看得见壮实的背肌和好看的背沟。

熟悉的声音从前方飘来,“醒了?”

装睡被发现的二宫自然不好意思再继续装下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问道:“我怎么在这里?”

“你昨晚喝多睡着了,我也喝了挺多酒,也不愿意找代驾,就干脆找了家酒店住。”樱井回过头,冲他笑了笑,拉过身旁的吹风筒插上电源对着脑袋一通乱吹。

“哦。”二宫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便走向浴室,身上酒气和烟味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窜进鼻子让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急于洗个澡去掉身上难闻的味道,使自己至少能获得轻松。

二宫站在花洒下,热水沿着他仰着的脸流下,他抬手挤了一手洗发露熟稔地抹在头发上,大力地揉搓。

什么都没有发生,也该是什么都不发生。他心想。

他当然不会幻想他们会在喝多后酒后乱性,留下一片狼藉。以他对樱井的了解,他从不会在外喝过多的酒,至少会让自己留有余力,保持清醒,不轻易受外界影响。

他对自己向来严格,包括在自己面前。

他苦笑,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悲伤。

等他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樱井已经穿好衣服,他朝着他晃了晃手上的手机,

“公司还有事我赶着回去了。”他点点头,抬起手致意他可以先走了,“你忙你的,我弄完就回去。”

樱井拿起放在一边的外套,走向门口,顺路拍了拍他的肩膀,二宫向他挥挥手,便拿起还没拔下插头的吹风筒。等到听到门锁落扣的声音,他顿了一下,维持着原本的姿势,风筒吹出的热风吹得头皮发麻。

 

等他回家换了个衣服再赶到公司已经十点了,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放下东西的时候,他的助理清水奈奈以一种无奈的表情看着他,仿佛在提醒他又迟到了。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这次不是因为打游戏!从酒店回家再赶过来花了点时间。”二宫看了她一眼,随手拿起散乱地放在他桌上的文件,准备开始工作。

“……”

感受到沉默的气氛觉得不太对劲的他,再次抬头,正好对上助理八卦的眼神,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句容易让人想多的话,“想什么呢你!快去工作!”二宫瞪了她一眼,催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工作。

可清水奈奈是什么人,不八卦会死星人,闻到八卦的味道自然会凑上前去,——而且,她知道他喜欢和他从小一起长到大的男人,不过幸而她不知道是谁。“和你的前辈共度良宵了?”

二宫翻了个白眼回忆了一下婚礼的场景和那个弥漫着烟味和酒味还配着人们鬼哭狼嚎的背景音乐的KTV包房,前一个勉勉强强算是良辰美景,后一个则是他根本不想再回忆的场景,摇摇头。

清水看他的动作和表情就知道什么也没发生,耸了耸肩,带着失望的表情回到自己的桌前开始认真工作了。

二宫松了口气,很快被桌上厚厚一沓的文件吸引了注意,进入了工作状态。

 

等他核对完最后一个数据,潇洒地摁下回车键,抬手伸懒腰顺便瞟了一眼时间的时候才意识到已经下班了,他揉了揉腰,长久地保持一个姿势让他感到疲惫,随手拿起自己的东西,朝清水晃了晃钥匙,“我先走了。”

清水点了点头,随即站起来走向他的办公桌,帮他收拾桌面。他满意地看着她利索收拾东西的样子,转身离开。

他对生活没什么过多的追求,也没什么物欲,在便利店随便挑了一个最新口味的便当,再带上几听啤酒,晚餐和打游戏的消遣完美地解决。回到家先打开第一台游戏机,慢条斯理地端着便当吃了起来。他胃口不大,不像樱井翔那个秉承着活着不为了口吃为了什么的理念的吃货,对于樱井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而且什么都是好吃的,他心想,可他吃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怎么又想起他了。他甩甩头,似乎想甩去脑袋里装着的东西,放下便当,端起游戏机手柄开始了拯救世界的大业,只有在游戏里那些人才会把他当做英雄,如愿救出公主成功保护了世界。

 

在他正认真攻击着boss的时候,手机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他看了丢在沙发上的手机一眼,仔细想想这个时间打给他的不是拉他去喝酒就是工作上的事情,而因为这两个原因中的任意一个而打来的电话不管是谁他都不想接,反正他不接他们也不会再打来了,他这么想着,注意力回到了屏幕上。

可电话还是不依不饶地响着,似乎有他不接就一直打过来的架势,二宫啧了一声,带着怒气地将boss解决,拿起了沙发上的手机,屏幕上的“樱井翔”三个字让他愣了一下,刚升起的怒气瞬间被压下去了一大半。

他划开接听键,“sho酱?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樱井的声音,带着慵懒的醉意和笑意,“NINO,我喝多了。你来接我送我回家吧。”

“不是有代驾吗?去找一个不就好了。”二宫揉了揉太阳穴,明显不想出门的语气。

“不想找。”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一下,放软了语气说着,“来接我吧,NINOMI。我在XX酒吧。”

“……”二宫沉默着,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你等我,我马上就到。”便拿着电话走进卧室找衣服。

樱井心情大好,吹着口哨,“好的,NINOMI~”

这家伙,平常明明会克制不让自己喝多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二宫很快换了套衣服,洗了把脸出门。

待他肉痛地搭了的士来到樱井所说的那家酒吧,便看见樱井被几个好友搀扶着站在门口等他了。怎么喝了那么多?二宫皱着眉,接过了那人递过来的樱井的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樱井似是睡着了,乖巧地任他摆弄。在那几个朋友的帮助下,他成功地将樱井塞进了副驾驶座,和那些人打了个招呼,便启动车子驱车离开。


TBC.


评论(1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