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有缘再见🙈

【SN】 秘密 (上)

建议食用配合BGM:蓝又时 - 秘密

今天完结【因为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妈呀为什么每次发文都有种交作业的感觉

HE【因为我写不出虐的23333

晚安~


====================

樱井翔的妹妹结婚了。

作为樱井翔的至亲好友,二宫和也被邀请出席婚礼。因为与樱井从小一起长大,与他妹妹的关系也甚是亲密,二宫难得抛开了行长这个有些小气的形象,包上了大大的红包以此作为彩礼。

在漫长的接待宾客的流程结束后,婚礼很快开始。

当新娘挽着父亲的手走上红毯,二宫转头望向新郎,虽是一个尚且陌生的人,但他却从那人的表情中读出了幸福和兴奋的情绪。他咬了咬唇,假装喝茶偷偷看向身边的樱井,樱井自然没有看他,而是专注而正经地望着一步步走上婚礼殿堂的自己的妹妹,耀眼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眼神温柔得可以溢出水来。樱井微笑着与众宾客一样鼓掌,祝福着被光芒花束环绕的一对佳人。

二宫也随大流地鼓着掌,控制自己的表情努力微笑,不让自己的表情太过于失态。他笑看着新郎接过新娘递过去的手,挽手走到教父面前,相对着十指紧扣地读着自己写给对方的信,幸福感弥漫在整个婚礼的现场,带着感染性地传播到每一个人的心里,触动婚礼上的人们的心房。

除了二宫。

他默默将手藏在桌下,感受着内心不断翻涌的苦涩情感,无处发泄只得紧握拳头,未经及时修剪已经长长的指甲陷进手掌肉里,他咬紧牙关在内心不停地对自己说道,理所应当的樱井翔也该是这样的。

他低着头,一味地盯着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餐具,却不愿再抬头看樱井那带着憧憬和祝福的表情。

在新人交换戒指的时候樱井低下头,用手指轻轻地抹了抹眼角,将头微微倾向二宫,“Nino,怎么办,我有点想哭。”

二宫笑着抬头用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另一只手仍藏在身旁,拳头紧握,“你别哭啊,到这你就哭了,那要是等到你的婚礼,有得你哭的。”

樱井被他逗笑了,抬起手锤了二宫的肩膀一下,指了指在台上感动得落泪的新郎,“你有多成熟,要是你的婚礼比我还先举办,指不定我可以看到你比那新郎哭得还惨呢。”

二宫听了这话眼睛直视着樱井,嘴边的笑容更盛,却被什么堵了似的,哑着嗓子,“……我这辈子大概是放弃结婚了吧。”说完便有些自我抛弃地向后仰,以一种随意而舒适的姿态靠在椅背上。

“说什么呢,你才多大,有什么原因能让你那么早就放弃结婚的念头了啊。”樱井玩笑似的伸手揉乱了二宫为出席婚礼认真打扮的发型,再为他理了理他揉得垂下的刘海,耸了耸肩又转头看向舞台。

因为你。二宫无言地盯着樱井的侧脸,内心轻声回答他。

他自然不会告诉樱井。

因为二宫和也喜欢樱井翔是个秘密。

大概是只能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如果樱井翔是一种酒,那么他会比任何人都醉得更沉。如果他是毒,那么他会比其他人都沉醉钟情于他。樱井就像一潭看起来很浅平静无波的湖,却在他靠近的过程中,无形地连樱井本人都没有察觉地用行为用气味用微笑,将他不断拖进深渊之中,限制他的行动,让他无计可施无处可逃。

他一早知道,自己已经陷得太深。

但是樱井翔,他不该成为像自己这样的人。他该有一场盛大而完美的婚礼,挽着美丽端庄的新娘,踏上红毯,接受众人祝福;他该拥有自己可爱而聪明的孩子,他们会在院子里一起玩耍打闹,他会为他们唱安眠曲,在身边哄着他们入睡。

他什么都好,所以他才更不该脱离正常的人生轨迹。也正是因为这样,二宫和也喜欢樱井翔这件事情只能成为秘密。

永远被藏于心的秘密。

不管樱井是否知情,对他是何种感情,二宫觉得,他们两人只能是最好的朋友,都该以这种身份不逾越一步、彼此默契地退到自己的安全线内。因为安全线外,只能是万丈深渊,一步踏错,便再也没有回头的路。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份莫名其妙就变了质的感情。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樱井比二宫大一岁,比他更早步入学校,可有意思的是,樱井在高中以前身高一直是二宫嘲笑他的理由。他比二宫矮一截,却总以前辈的口气叉着腰教训他,倔强不服输的样子每每二宫想起都引得他发笑。

也许是因为那时二宫父母出差,他借住樱井家,两人窝在同一个被窝里通宵玩二宫刚买回来的游戏机,樱井作为游戏黑洞仍不服气地寻找各种游戏挑战他的样子让他喜欢;

也许是他成人礼时樱井突发奇想拉着他跑到郊区,来到他们过去时常玩耍的山上去看星星,据他说那里空气清新,是个观星的好地方,他默默看樱井指着天上各种星星,告诉他这是什么星座以及它们背后的故事,大大的草地空无一人只有樱井与他并肩躺在上面,他一脸着迷而认真的模样让他欢喜;

也许是在二宫失意的时候,比如输了棒球赛、考试失利,他总会出现在自己身旁,两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与他目光对接,执着地安慰他其实很棒不应该这般难过的温柔模样让他动心。

可其实他知道的,樱井翔对谁都那么温柔。

他会不动声色地帮助别人完成棘手的工作;他会及时地察觉到别人的心情并恰到好处地替人解围;他会不着边际地引导话题,照顾身边每个人的感受。

温柔是樱井的武器,也是他的防御——以人格魅力将周围的人吸引到自己身边,但又不至于太过于接近。

正是这种温柔让二宫沉醉于此却又不得不警示自己不能贪图他更多的柔情,该维持自己的本分,保持他们之间的距离。

 

婚礼结束后,婚礼上吃饱喝足的人们抱着凑热闹的态度心照不宣地向第二摊移动,作为新娘的哥哥,樱井自然是不该也不会缺席,于是勾着二宫的肩膀拉着他一同前往。

KTV里的空气没过多久就变得乌烟瘴气,大家都三五成群占据着包房的各个角落喝酒聊八卦玩骰子,明显已经喝高的几个人抢占着点歌台,抱着话筒鬼哭狼嚎自娱自乐不知道在唱些什么。二宫揉了揉有些受伤的耳朵,抱着手臂缩在一个小角落,好笑地听着人们发着酒疯的嗓音,眼神却锁定着在各个角落游刃有余的樱井。瞧,他投骰子又输了。那有些受挫却仍洋溢着自信的表情让他看得津津有味。

室内冷气十足,温度并没有因为气氛的高涨而升高,身上只着一件衬衣的他抖了抖,而今天穿来的外套不知被哪个睡觉的家伙当成了垫子。

樱井一手拿着酒杯,一手轻轻推开喝得东倒西歪的朋友,一屁股坐在二宫旁边,往二宫身上靠了靠,以只有两人听到的音量问他:“你不唱歌?”

二宫指了指点歌台边群魔乱舞的几个人,摇摇头,可耸着的肩膀一放松,头顶上的冷气持续地灌下来,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风冲进后颈部位的凉意,引得他抱胳膊抱得更紧了。樱井看了冻得发抖的二宫一眼,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又拿起刚才放在一旁的酒杯,继续喝着酒。

二宫拉了拉身上的外套,企图从外套上获得一些暖意。不知是否是樱井的到来带来了舒适,先前被身边人灌下的几杯酒慢慢催化出睡意,他下意识裹紧还残有余温的外套,不让暖意漏出,睡意逐渐侵占了头脑,思维无法跟上节奏,眼前也逐渐一片迷蒙,只看得见樱井默默喝酒的残影。

没过多久,他倚着沙发上的抱枕,头歪在樱井的肩膀上,便睡着了。


TBC.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