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阿熙。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A团黄担红苏
团爱最高
坚定不移站磁石
低产人类

【Y2】恋爱偏差值 01

和相方 @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玩接龙啦

不知道有没有不小心玩脱233333

接招嘿嘿嘿w


前篇   

========================

一梦之间从学霸变成学渣,樱井翔内心是崩溃的。

更崩溃的是,他完全搞不清楚自己的专业为何从经济学突然就变成了人类恋爱学与研究。

再聪明的人也有大脑当机的时候,特别是此时与传说中的fairy——二宫和也被迫挪到教室后方,面面相觑两脸懵逼的状态下。

但他隐隐觉得,仿佛只有他和二宫两人切换了空间,因为除了班里的其他人都神态各异,有些人因为自己的惨不忍睹的成绩挠头,有些考好的人则不动声色地将成绩单收起。

竟没有一个人对这种奇怪的情况提出异议,甚至表现得理所应当。

他随手拿出放在抽屉里的书,映在封面上的几个大字赫然就是理论恋爱学,再翻开书,白纸黑字,图片注释,全是与恋爱有关的内容,不像是有假。

搞什么,自己真的转换了空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吗。

他捏着手上的成绩单,无力地将头埋在两臂之间。身边的二宫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有些发呆地盯着手上被揉成一团扔在地上又捡起展开的成绩单,不久又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自我放弃似的趴在桌子上。


 

让我们总结一下。

樱井翔,19岁,大一,长相帅气,家世良好,头脑聪明,不久前因为误会被扣上智商高情商低的帽子,却莫名其妙和自己某种意义上的“敌人”二宫和也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不仅所学专业变成了奇怪的恋爱学,而且双双变成学渣,两人被老师强迫建立了学习小组。


 

当然,美其名曰学习小组,其实两人在之后的学习过程中除了必要的对话以外没有任何交流。

樱井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在心里告诉自己既然能学好别的科目,有能力成为班级乃至年级的佼佼者,那么学好恋爱自然不在话下,更不需要二宫这位学习小组成员——实际上是同病相怜的挂科小伙伴的帮助。更何况,二宫自从认清了形势之后就基本没有什么动作,和往常一样下课打打游戏上课偶尔钓钓鱼,对学习甚至挂科仍提不起过多的兴致。

樱井在记笔记的时候时常会偷偷观察这位某种意义上的“敌人”,有时二宫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微微撅起的猫唇,眼睫毛轻微地颤抖,看起来天然无公害,有时他撑着下巴抿着嘴唇头转向黑板,可仔细看会发现他的眼神飘忽,注意力根本没在课堂,不知道转到哪个次元里去了。

这人,不知是比自己还要随遇而安,还是真的无所谓了。樱井摇了摇头,低头回到自己的功课上去了,没看见二宫在他低头时睁开了眼睛,饶有兴趣地微笑。

两人就这么沉默地过了大半个星期。


 

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大学课堂上总有几门课程让人无语,如果让樱井排名,恋爱实践想必能挤进前三。倒不是因为课程本身难度指数有多么高,而是因为这门课程是以学习小组为单位展开的实践。

又不是情侣关系,这样的实践要进行到什么程度啊?樱井内心吐槽着,不情不愿地跟着二宫走出教室。

先前本来有几个女生怯生生地靠近他们,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加入小组,樱井自然是求之不得,正想答应却听见身旁二宫拒绝的回答。看着女生们有些失望地离开,他瞪了二宫一眼,而二宫一脸淡漠地转向他,嘴角上扬,上前一步靠近樱井,轻声说道:“你就那么害怕和我接触么,樱井同学?”

被指名道姓挑衅的樱井挑了挑眉,“当然不了。”

“那就我们俩来完成就好了。”

“好啊。”

 

樱井揉了揉太阳穴,头疼地看着身前双臂交叉放于胸前的二宫,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嘴硬不肯服输,造成了自己骑虎难下,无法反悔的局面。

据那个一本正经严肃的任课老师所说,恋爱实践实际上就是以学习小组为单位进行的一些关于肢体接触的实验,并以报告的形式上交作业。

可恋爱实验能做到什么程度?樱井从未有过女朋友,虽然他不想承认,毫无经验的他对恋爱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而二宫看起来就不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有过多的关心,更不像一位恋爱高手。

虽然否认了自己排斥与二宫接触,但樱井还是打算和他商量直接跳过实践自己动手写报告这个建议。

二宫耸了耸肩,“樱井同学,你不会真的以为只要交报告就大功告成了吧?不会那么简单的吧。”

“要不然呢?”

二宫抬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猫着背转身离开。

不就是篇报告吗,他自己完成就可以了。他心里想着,目送二宫的背影越走越远。


 

“樱井翔!这篇报告写之前你是不是根本没经过实践?”怒气冲冲的女老师将樱井叫到办公室,将他写的报告甩在桌面上,抬头瞪了一眼站得笔直的他。他不解地望着老师,“有什么不妥吗?”

“实感呢?从报告就可以看出你从没和除家人以外的别人牵过手拥过抱吧。平淡无奇像在叙述别人的事情一样,你要是真的做过一定不会写成这样吧?我们这是人类恋爱科学与研究,既然你选择了,就请以认真的态度面对这门专业!所以我要求你,真正去做了实验再重写这份报告。”老师说完便转身工作,没有再看他。

……我根本没有选择好吗。樱井没有反驳,而是拿起被甩在桌上的报告,向老师鞠了一躬后低着头走出了办公室。

刚走出门口,便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以慵懒的姿态靠在墙上,抬起头,是两手交叉抱于胸前的二宫,听见动静便歪头看他,似乎是在等他。他看了二宫一眼,低下头沉默地继续向前走。却听见身后传来那人的声音,“我在上交的报告上写了‘未经过实践,无法完成’。所以其实问题并不是你写得没有实感,——不过确实没什么实感。”

被吐槽的樱井停下了脚步,只是站在原地,默默握紧了拳头。他想起了二宫那句“不会那么简单”,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二宫从没同意也从没拒绝他的建议,他只是单纯地想捉弄他罢了。

可二宫似乎没有发觉他的敌意,慢慢踱到樱井面前,弯着腰凑近他:“所以跟我一起完成这项实践吧,怎么样,樱井翔同学?”说完便直起腰,退开一步,向樱井伸出了手。

樱井盯着眼前看起来软乎乎的手,松开了拳头,神使鬼差地也伸出自己的手握了上去,顺手捏了捏二宫柔软的手掌肉。

跟看起来一样,软乎乎的,像奶油面包。樱井暗自评价着。

握手结盟显然让二宫十分高兴,他眯了眯眼睛,向着樱井绽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他没有松开与樱井相握的手,而是换了个方向,将樱井一把拉走。

“那就走吧。”

“一起去完成吧。实践。”


TBC.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