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阿熙。
相方@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
A团黄担红苏
团爱最高
坚定不移站磁石
低产人类

这次带bgm来玩

全程听着六等星の夜写的

所以看文的话配配bgm也比较好吧w

虽然好像没写出歌的心境


=========================

说了再见以后

Chapter. 05

 

他又梦见了樱井翔。

梦境中的他又回到了那个炎热的夏天,那个球员们挥洒汗水的球场,他回过头,早已见不到樱井。那时的他寻找樱井费了不少力气,跑到足球社团休息室的时候,社员们都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放眼望去,并没有他想要找的人。

他拉住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询问樱井的下落,那人只是摇摇头,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身边的人也是一脸茫然,樱井是他们的前辈,对他自然不甚了解。

当二宫准备掉头走人时,身后有人叫住他,有些犹豫地告诉他曾经见过樱井跑到学校后山,可以去那里看看说不定可以找到。

他点头道了谢,转头离开。现实中的他这才在学校里找到了樱井。

可梦境中自然不用如此繁琐,循着记忆二宫轻车熟路直奔主题地找到学校后山,在那里看到了将膝盖并拢双手环抱,耳朵里塞着耳机的他。阳光照耀下的他仍然耀眼,他站在樱井身后呆立了很久,犹豫着要不要像现实那样走上前。

他暗自嘲笑自己在梦里也会这样纠结,但心里的某处却告诉他如果当时没有走上前,也许结果就不会如此,他们也许只会是普通朋友,成为只是依靠松本润而维系的朋友关系,而不会是现在这般。

这次他没有走到樱井身边,扯下他一边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里,和他一起坐在后山上看夕阳,而是选择离开。

就算是梦,也不想再错一次了。

 

醒来的二宫望向窗外时天已经大亮,他揉了揉眼睛,想要坐起来,却感觉到有温度的东西压在自己的腰上,温热的呼吸打在后颈上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酒精还未完全褪去的他动作迟缓地转身,眯着眼睛打量面前睡得正香的樱井。

他自然能预想到前一天若是喝高也只有樱井会送他回来,甚至连最糟糕的酒后乱性都想过,如此简单的相拥而眠也在他的设想范围内。

可离重逢也已有一段时间了,他还没有好好看过他。

经历社会的他棱角被巧妙地打磨,再没有以前那般年轻气盛,他的容颜也经时光精雕细琢,越来越有着成年人的成熟气质。发尾被很好地收拾了一番,不再向后翘起。

他情不自禁去触摸他的眼角,描绘他嘴唇和下巴的曲线。

眼前的人闷哼了一下,似乎有要醒来的征兆,二宫赶忙把手收回,闭上了眼睛,装作一副还在沉睡的样子。

樱井睁开眼时便看见二宫,心情自是大好。正想仔细看看睡梦中的他,却发现二宫的睫毛在不住地颤抖,肯定是装睡吧,樱井憋着笑开口道:「ニノミ,别装了。」

被发现了。

二宫睁开眼瞪了眼前人一眼,啧了一声便坐起来,穿上软绵绵的拖鞋,便走出房间,留下用手撑头好笑地目送二宫猫着背离开身影的樱井。

 

樱井借用二宫的东西洗漱又整理了自己的仪表,才走出盥洗室。二宫正在厨房捣鼓着早餐,楼上就能闻到香味,他愉悦地下楼,自顾自地坐在餐桌前。望向二宫那围着围裙消瘦的背影,想起多年前,在他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他与二宫以及朋友们一起去烧烤,其他几个人都是做饭苦手,再加上对肉有无限的执念,全程一直坚持着做料理的竟只有二宫一人。那时他还夸二宫「Nino真的一直在做料理啊,以后一定是一个好丈夫」,年少轻狂的他又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Nino,跟我结婚吧!结婚。」,同时向二宫嘴里塞了块肉。

他忘了二宫是怎么回答的,但却记得许是这几句话的催化作用,没过多久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只不过当时结局是分开了。

那这次呢。

他摇了摇头,企图甩掉脑海中这些无法定论的想法,笑容灿烂地眨巴着大眼睛,接过臭着脸走出厨房的二宫手里端着的盘子,放在自己面前。

双手合十,说着「いただきます」,便拿起勺子大快朵颐起来。认真咀嚼的模样让二宫不觉想起了疯狂动物城里快速啃食冰棍的仓鼠,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和张大的嘴巴使他发笑。

二宫看他吃得开心,心情不知为何也愉悦起来,主动和樱井聊起设计的理念,甚至简单地提出几个方案让他选择。

短暂的早餐时间很快结束,樱井拿上自己的东西就告辞了,二宫也不拦他。

好不容易定下的方向,他也没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

 

 

随后的几天二宫进入了工作状态,光是平面图就改了好几版,他想要摆脱之前曾经那些被他放入其他设计中的概念,创造出一个独一无二的设计,也算是圆了少年时的梦想。

那个和他一起开咖啡店的梦想。

在确定平面图后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制作室内立面展开图,一项一项工作毫不停歇,设计本来就是一项费脑力的工作,有了灵感自然做什么都顺利。但不知道是相叶不在的缘故,还是他工作得忘我,他不规律的饮食和休息让他很容易疲惫不堪。当二宫眯着眼睛从桌子上醒来时,他看着面前杂乱无章的图纸和模型还很恍惚,有些烦躁地揉乱自己的头毛,本打算醒来继续工作,再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了。

他还没吃晚饭啊。

伸了个懒腰,在黑暗的空间中,他慢吞吞却轻车熟路地挪进房间,换了件衣服。心里想着这个时间还是去便利店买点吃的以防万一,拿了钥匙就往门外走,却在踏出一步时被家门口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吓了一跳。

他赶忙按亮玄关的灯,有些警惕地盯着黑漆漆一团转向他,是樱井翔。他那双大眼睛在灯光的映射下发亮,局促的表情,似乎没想到二宫会从里面出来。

二宫揉了揉太阳穴问他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结果樱井比他还委屈,摇晃着手上大大的超市塑料袋理直气壮地回答:「怕你工作忙得没时间吃东西,特地买了给你的,可来的时候见房里没有灯,摁门铃也没人开,还以为你出门了呢,所以就只能在门口坐着等了。」

二宫被他小孩子告状一般的语气逗笑了,也因为被他说中自己忙得生活不规律而有些心虚,再加上让人等了那么久,赶紧将樱井迎进门。心里设想着如果他一直没醒,樱井岂不是要在门口坐一晚上。

 

 

樱井确实在门口坐了很久。本就加了一会班的他,正想随便找家店凑合一下晚饭,却接到相叶的电话,说他这几天回实家处理事情去了,暂时赶不回去,但又担心二宫工作不好好吃饭,希望他能去看看二宫。

这种看似是竹马之间关心实际上却像是助攻的提议樱井自然欣然答应。

可抱着一大袋他想吃的食物来到二宫家门前发现室内一片漆黑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失策了,叫自己来看看的相叶甚至忘了给自己钥匙。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说不准二宫是出门应酬还是在家睡觉的他,抱着试一试的机会摁响了二宫家的门铃。果然是无人应门。

在门口再坐一会吧,十分钟要是还不见到他就回去了,樱井这么告诉自己,却在十分钟过后又一次心理暗示,十分钟加长到了好几个十分钟。

所以当二宫打开门时,他是惊喜的,同时又委屈明明在里面却没人应门让他再一次在门口傻等。

他不敢想如果二宫没出门他是不是真的要在门口坐一夜,而是安慰自己二宫至少还是给自己开门了。

二宫在自己面前似乎是有些心虚,接过塑料袋便走向厨房,将自己买回来的东西一样一样摆出来,回头询问他想要吃些什么。他随口点了二宫喜欢吃的汉堡肉和自己喜欢吃的荞麦面,边说边走进厨房想要帮忙。没过几分钟就被二宫赶了出来,让他在一旁坐着就好。

「怎么过了那么久厨艺还没有长进?葱和韭菜都分不清楚。」二宫推他出来时这么说着。

因为你不在,也没人教我做饭了啊。

这句话樱井没说出口,却望着二宫的背影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

没有你的几年里,没人再用小尖嗓吐槽我,我做得再成功,身边也少了你的陪伴和鼓励。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不是现实让我感到难受而是回忆在折磨。

所以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了,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

TBC.



 @一夻如头像般正直 啊我成功了!

困死了睡觉……


不知不觉已经写了一万多字

仍然在要不要复合之间纠结……【躺倒

评论(2)

热度(27)